短视频的风还在刮,但野蛮生长时代将结束

  • 文章
  • 时间:2018-12-27 09:44
  • 人已阅读

都说时代造就了人物,如大自然创造了各色生灵一样。回望故步,在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算短的二十多年里,步履曾经是那么的矫健,那么有力,而渐渐的像踩在了一团偌大的棉花上,生生的让自己曾何等熟稔的外表添就了大大小小的山头。当年幼时喜欢和小孩儿们一起争着看西游记,从章节小说到电视剧的老版再到新版,记得第一次让同学回家偷出他爷爷珍藏多年的西游记六零年版本来,那时候就像得到了稀世珍宝一般,我想这种无法言喻的激动心情就是现在给我一辆宾利车可能才会有。当年看刁钻古怪那一章时,读到孙悟空被银角大王用移山之术压住时,感到无比惊奇。现在推测当时可能会联想翩翩,却无丝毫其他念想。到了长大,每每在学业与事业接踵而来之时,爱情与家庭责任纷争之际,惘不倍加习惯于在愈发加快的现代节奏中耽于不断的思考,希望能借助于自己心灵深处的力量引导肉体作出正确的行动。由于努力的使自己思考,也从中不断回味和吸取了有限的人生中所蕴藏着的无限的意味。(中国散文网www.sanwen.com)这或许真就是魂牵梦绕的幽思吧,最近登上开往北京的城际列车,坐在宽大舒适的座椅上,侧目透过车窗远眺,映入眼帘的仍旧是绵延不断的北方特有的景物,一座座或高或矮的山头,一片片忽明忽暗的林荫,还有翱翔于它们之间的无比自由的飞鸟。看到稀稀落落几只大雁,忽然心底产生出几分曾几墨客识雁声之感,那是欲语又止,睹物思人的怜悯,又是物犹如此,人何以堪的困惑。时速三百公里的列车奔驰在蜿蜒的轨道上,车内虽已座无虚席,但毫无喧闹,许是百无聊赖,或有归心如箭。竟有一念,适曾童时随父首次踏上呜呜鸣笛的火车,十几年前的绿皮慢车带走着童年向往和憧憬,慢悠悠的火车行驶在一个接一个的山洞中,也是开往北京的方向,却让自己的心思得到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开阔,将一个从生下来就没坐过火车的学生一直拉到了一百多公里外的京城。那时火车陈旧,却毫无憎恶,唯一期盼的是火车能再开快些,期盼师傅们能及时往燃烧炉内铲入更多的煤,闭着眼都在期待和幻想着小学课本中画的天安门是什么样,自己一定要亲自到天安门前照张相片回家给奶奶看。值得怀念的是,那一次到了首都,不仅完成了在天安门前拍照的愿望,也平生第一次也是仅有的一次随着人流涌动从远处瞻仰了毛主席遗体,其实当时小小的个头尽管翘着脚使劲撑着脖子看过去仍然囫囵的没搞清毛主席到底是什么样。现在也只能通过电视去寻觅了。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893985.html